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追逐梦想的博客

我们要永远依偎在一起,无论快乐忧伤,无论天涯海角,然后看似水年华慢慢老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辽宁奉天于文龙时代  

2010-07-10 15:23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朝初期,从大水泊于氏家族中走出来一位政声斐然的一品大吏于涟,可以说九州大地为之一振。那时,大水于氏族人,不论走到哪里,都会令人高看一眼。恰于此时,康熙年间,一个很不显眼的底层小吏——奉天巨河巡检于文龙,从大水泊启程赴任,很是风光地干了几年,极大地吸引着族中那些身强力壮、志存高远的年轻人。据大水泊《于氏支谱?5份》记载,由文龙四子永祖抻头,先后有文龙堂兄长冷、嫡侄仁士2人,堂孙式爵、本仁、养正(于涟嫡孙、乾隆朝江苏巡抚徐士林的姑爷)等18人,堂曾孙履墉、世江等6人,前后共计牵动了6代27人、户,奔向奉天定居,并向周边寻求发展道路。如今活跃在辽、吉、黑三省的东海于氏子孙,很大一部分可以从奉天这个宗流上进行血脉链接。
差不多与此一时期可以重叠的是,斥山于氏的一支后裔,从郭城迁居奉天复县。据于永昭主编的《复州城南于氏家谱》记载,乾隆2(1737)年,山东闹灾,海阳郭城于德伟(斥山于敬十九世孙),为谋生路,携带正、仁、义、礼、信五个儿子,从山东海阳郭城村来到奉天复州城南夹河心落户,后来迁到如今的瓦房店市杨家满族乡黄旗村定居。现已成为160多户、800多族众的大家门。他们中的不少后裔,也向周边播迁,遍及关东三省。
此外,还有从如今的乳山司马庄迁来的一支斥山于氏。去年秋天,通过旅港乡亲、好友陶骏烈先生牵线搭桥,我接待过一位著名美籍华人、曾为台湾少将记者的于文女士,得知张学良的原配夫人于风至的祖居地是司马庄,就是到死不知是什么年代迁到东北的。
通过陶先生和于女士还了解到,张作霖的夫人是于女士的姑妈,都知道自己虽然出生在沈阳,根却在大水泊。于女士的族叔于斌,是著名的红衣大主教,与蒋介石是磕头兄弟。虽然出生在黑龙江,长期住在台湾,却一直惦记着寻找自己的根——大水泊。不幸的是,1978年在梵蒂冈教皇葬礼上溘然谢世,留下未了之愿。
2002年春天,通过于植元先生介绍,接待过回胶东寻根问祖的丹东市文联主席于绍刚先生。他们那里的于氏家族,一直是只有模糊的传说,祖先是从胶东迁去的,却不能象于风至、于文、于斌那样知道祖上迁出的具体村庄。在胶东白跑了一圈,无果而返,为手中将要脱稿付印的谱书,没能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,我和他一样留下的是深深的遗憾。从此以后,我加倍努力留心有关东海于氏史志谱牒资料的搜索、积累、考证,先后查阅了大水泊民国22年木版5卷本《于氏支谱?1份》和手抄本《于氏支谱?5份》,司马庄的《斥山于氏支谱》,于永昭主编的《复州城南于氏家谱》,戴云卿主编的《中华修普全书》,黄节厚主编的《百家姓探秘》……还在《辞海》《文登进士》《文登市志?简本》《百度百科》《四库全书齐乘》《于姓的天空》网页上,浏览了相关内容。对东海于氏的源头和流向有了新的认识,才有了上述所谓五个时代之说。但是,仍然留下了诸多遗憾。最大者则是对迁居东北三省的流向所知甚少。但愿,通过初见端倪的大水泊、司马庄、郭城村等三条支流,迁往辽吉黑三省的东海于氏后裔们,包括旅居海外的那些游子精英们,能够找到自己的源头。
至于通过其他渠道入住关东的东海于氏,无非以下几种情况:从关内参军调防关外就地转业定居的,家在关内报考关外大专院校毕业后就地分配的,上个世纪中叶“盲流”过去的。尽管总体人数不一定太少,却多是不成批次规模的。好在这部分人年代不长,不存在寻根难的问题。
还有一个情况需要说明,从胶东包括关内其它地区入住东北三省的东海于氏子孙,返流关内的人数也不算少,其中有的还撇开故乡易地而居。北京通州有个于辛庄,就是大水泊于氏一对兄弟闯了关东,几经磨难辗转,回到关内,卜居于此的。他们的后裔于淼,曾与1993年前来寻根,说到他们的家祠对联是:“东海宗址传燕冀,斥山家世壮宏图。”

末了,一段有关东海于氏的历史,需加特别说明。《百家姓探秘》在于氏条目三,引入《路史》所载:“东海于公裔孙随拓跋陵徙代(州)为万扭于氏,至魏孝文帝复为于”。接着解释道:“其实这一支于姓本为汉人,也是于姓,世居山东东部,只是随拓跋氏迁居代州,入了鲜卑族,改为万忸于氏,后又恢复祖姓于氏。还有,勿忸于氏也改为于氏。”这是历史。但是,对许多东海于氏后裔来说,接受这段文字却有心理障碍,幻想于虚无,寄托于避讳。于永昭先生主编的《复州城南于氏家谱》,却以理性的心态,正视历史,照书不讳。于钦在《齐乘斥山》也坦然直述:“后魏时,有自东海随拓跋徙代改为万纽于,孝文时复为于氏。”本人为东海于氏外孙,学养不深,见识亦短,却对此诚表钦佩,引为榜样。乞盼东海于氏后裔宗老宗少们,都能以平常心态,笑面历史,不负望族美誉。何况鲜卑族也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个古老民族,同样应受到尊重。
这段两度易姓的历史,对追溯东海于氏源流,很有帮助。对自郯城东进的时间,长期难确。据此,却可推断出一个相对准确的年代。南北朝初期,定居在长白山下的女真族后裔——鲜卑人,发展到拓跋什翼时,可称是羽翼丰满,遂挥师西下,进驻漠北,在今山西内蒙交界处,于公元前385年受封为代王,枭雄一时,一度吸引东海于氏,追随入族易姓。不过,未经多久,代国即显颓势,为前秦所灭。拓跋氏首领不甘言败,即刻易旗称帝,于公元385年拓跋珪建立北魏,历13帝、149年,于534年告终。孝文帝(471——500)拓跋宏,似为一代开明有为之君,迁都洛阳,易姓为元,雄踞江北。此时,一度改姓的东海于氏恢复祖姓,就属于顺势之为。经此一折,举族东进,也就都在情理之中了。由此推断,郯城于氏入住斥山的时间,定在南北朝时期的北魏后期,公元500年前后,距今已有1500年光景,亦不离大谱。到南宋后期离开为止,在斥山居住的时间,不少于300年,也是可信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